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001章 爵爷有喜
    汴梁城,是北郑王朝的都城。

     坐落在城北方向的“食邑男”府里,此时正锣鼓喧天的。

     “恭喜爵爷,贺喜爵爷,爵爷有喜啊!”

     一群人,敲着锣,打着鼓,直围着院子中央假山上的萧凡在满口讨好道。

     “有喜?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 萧凡此时却根本无暇顾及周围的喧闹声,他抬头45度角望天,呆呆地看着天上的白云,一时竟然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 靠,这贼老天,也太坑人了吧!

     他不过是傍晚出门准备买份宵夜而已,结果没有想到,居然在大街上还能遇上天坑。

     天坑就天坑吧,一般的天坑,不过也就数米深而已,最深的也不过十数米,所以,他如果真的只是掉进了一般的天坑的话,没准还有机会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 可是,却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天坑“打开”了之后,居然自己还能够合起来的,于是,还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来,结果就被两边倒下来的淤泥直接给活埋了。

     “我cao,老子还没有交过女朋友呢!还没结婚、还没生子,还……还是处男呢!这就要死了?”

     没错,当时萧凡都以为自己真的是要死定了的。可是,却没有想到,一阵的昏迷之后,他很快清醒了过来。只是,再看眼前的事物,却和他原来所认知的早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这个地方,甚至已经不是他原来所认知的那个时空了,这是一个名叫“北郑”的封建王朝,不存在于华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历史当中。

     但是,这个时空与他曾经所生活过的那个时空也是有着很多的共同点的。

     比如是,古时候都是有三皇五帝的,都有春秋、战国、秦皇汉帝,乃至于后来的三国、晋、隋等等王朝,这些都是有的。

     可是,却偏偏是自晋、隋王朝之后,原来的唐宋元明清就不再出现了,因为,历史的发展,在这个节点上出现了巨大的分岔。

     原来,当初的唐国公李渊,反隋斗争居然没有成功,取而代之的是枭雄王世充,最后王世充建立了一个名为“大郑”的国家。

     北郑,就是王世充当时所建立的大郑王朝的延续,不过,中间又经历了五代十国等等的历史,最终才由王世充的第十五代孙重建了北郑王朝。

     “五代十国之后的朝代?那岂不是相当于历史上的北宋?”

     萧凡经过好几天的装聋作哑之后,很快地就搞清楚了自己目前所身处的环境。

     没错,他的确是穿越了的,可是,却并不是穿越到了他熟知的历史,而是穿越到了另外一个平行的时空,这个时空比他原来所处的时空还早上几百甚至是上千年的时间呢,具体的情况,与历史上的北宋王朝有诸多的共同点。

     然后,他又搞清楚了他自己的身份问题,在这一世,他的名字应该是叫做萧晋的。

     而这个萧晋的人生经历也颇为“传奇”,首先,他的出身比较低贱,祖上都是以宰杀牛羊,或者是烹饪食物为主业的庖厨;但是,他目前的身份也是尊贵的。因为,他竟然是北郑王朝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新晋爵爷。

     不是祖上积德,不是世袭罔替,他是当今天子真正新封的男爵,食邑男。

     而北郑王朝的爵位分封体制,一般是分为有王、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这六等的,其中“王”这一等,主要面对的是皇亲国戚,其他的臣子,通常只能被封为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这五等。

     而在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这五等爵位中,“男”又是品级最低的一等。尽管如此,能被封为“男”爵,事实上也是莫大的尊荣了。因为,对于绝大多数的北郑官员而言,终其一生,他们也是没有机会获得一个爵位的,哪怕是品级最低的“男”爵。

     因为,爵位这个东西不同于官职,它是超然的,甚至很多时候还可以世袭下去。

     所以,一般朝廷对于分封爵位这种事情是非常谨慎的,一般非巨大的军功或政绩不可得。哪怕你已经是当朝大学士了,哪怕你已经是大将军了,那也不是说一定可以封爵的。

     事实上,自北郑王朝复国至今,真正获得天子分封爵位的文臣武将,加到一起,也不过是区区数百人而已。而且大部份都是开国元勋,而萧晋,则是近年来,当今天子唯一新封的“男”爵,食邑男。

     不过,食邑男这个封号,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封号,而只是一个杂牌封号而已。食邑,食邑,有食有邑。从字面上来理解,应该是这么一个意思的。可是偏偏,事实却正好与此相反,他这个食邑男,事实上是并没有任何一点食禄或者封地的。因为,他这个食邑男,事实上是当今天子与朝臣的一种妥协结果。

     原来,他这个食邑男的爵位,来得不甚光彩。

     因为,他竟然不是依靠军功,或者是政绩等等的功勋事件才被天子封爵的,而是因为宫中的一段裙带关系。

     原来,天子的宫中有一宠妃,封号“敬妃”。

     敬妃入宫的日子也已经不短了,可是,得罪的人也不少,于是,一不小心陷入了政变阴谋,结果她的本家多达一百五十多名的男丁就通通都被斩首了,连带许许多多的女眷,也被发配了边疆为奴,最后连尸首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 事情在两三年之后终于得到了平反,天子是有心要补偿她的,可是,却万万没有想到,她是连一个关系亲近一点的本家男丁都找不到了,于是,只好找了萧晋这么一个关系疏远的远亲来凑数。

     敬妃倒也不恼,反正,天子受命于天,是没有错的,错的只是其他的权臣、奸臣而已,他们蒙蔽了天子的眼睛,从而导致错案,所以,只要能够平反,她也就感恩戴德了。至于是没有能够找到本家的男丁,敬妃虽然觉得伤心,可是,也没有什么办法。好在还有萧晋,于是,她就将几乎全部的亲情全部都寄托到萧晋这个外甥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 但其实,她与萧晋哪有什么姨甥关系呢?

     事实上,只不过是萧晋的父亲,娶了她同宗极偏极偏的一个庶出女子作为妻子,从而才攀上的这个姻亲而已。而这个女子,甚至原来都算不进他们宗族的族谱里面,所以,当日案发的时候,反而是没有受到株连。而当初跟着敬妃享受着无限风光的本家子弟,通通都受到了株连,就连敬妃自己本人,也被天子关进了冷宫两年,一直到最近案件平反了,她才得以回宫的。

     不过,才刚一回宫,天子也不能给她太高的位份,于是,就打算另赏她的“家人”了,也就是萧晋。黄金、白银什么的赏赐,敬妃并不满意,于是,她就为萧晋向天子求来了一个男爵的爵位。

     可是,这男爵的爵位封得根本不合符规矩啊。于是,当朝的权臣们,就纷纷上书力劝。天子最后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,只得答应群臣,只给封号,不给食邑,也就是只有一个虚名而已,这才算平息了这场风波。

     不过,为了堵住敬妃的嘴,他还是赐给了萧晋一座府邸的,外加黄金百两。至于封号,天子听从了群臣的意见,只给了萧晋“食邑男”这个杂牌的封号。

     据大臣们的意思,这是对萧晋没有食邑的一种补偿,不过,天子却是知道,这根本只是为了取笑萧晋出身低贱,只是个酒囊饭袋而已。

     不过,他也不在乎,反正,他给萧晋这个爵位,也只是讨敬妃的欢心而已。而敬妃,很明显是不知道这个意思的,于是,她也没闹,最后,萧晋的这个爵位,就这么顺利地被封下来了。

     而这个爵位被封下来了以后,萧晋虽然已经是贵为爵爷了,可是,却着实让城中的百姓很是取笑了一番。大部份的人都没有把他当成是一回事,也是,一个出身于庖厨之家,可是却仅仅是凭着裙带的关系就当上了男爵的,试问,又岂会得到作为男爵的相应尊重?

     毕竟,爵位虽然难得,可是,却是没有实权的,只是一种虚荣而已!

     当然了,要别人真心实意地尊崇你,那才是虚荣;别人不尊崇你,那可就连虚荣也算不上了。在这方面,其实不仅是萧晋这个庖厨之子会被人轻视,甚至连许多因军功而被分封的武人,也是得不到相应的尊重的。

     这与北郑这个王朝的一种风气有关,那就是重文抑武,这一点,倒是和历史上的北宋王朝很是相似。文人主政,武人不过是辅助而已。

     所以,尽管很多的武人最后是凭着军功封爵,可是,却仍然改不了被文人看轻的命运。这是一般的武人都很有可能会遇到的事情,就更别提是可萧晋这么一个庖厨之子了。

     不管他是不是爵爷的身份,反正,儒生们都是看不起的,所以,他们甚至还常常拿他的事迹来打趣,说他是靠女人上位,不通文墨,简直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 而萧晋自己倒也还好,丝毫没有在意这一点。他自从是当上了这个爵爷之后,可谓是日日笙歌。不过,他近来是喜欢上了一个女子,于是,这种情况有所收敛。这个女子的名字叫做柳如烟,是前大学士柳敬言之女。

     柳如烟出身于书香府第,从小耳濡目染的,所以,学识自然也不差。而且,她的长相可谓相当出众,有闭月羞花之貌,所以,早早便已经是有才名在外的了。而萧晋呢,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柳如烟的闭月羞花之貌之后,这才一见倾心的。

     只不过是,他大概也能猜到,想要娶柳如烟为妻是比较困难的,你别看他现在是一个什么爵爷,可是事实上,放在这个皇亲贵胄无数的汴梁城里,他这个区区从五品的爵爷也根本算不了什么的。所以,他其实也不敢有太多的非份之想。

     只是,终究是按奈不住对柳如烟的思念了,于是,竟然不惜带人去了柳府的后院,而且,为了见柳如烟一面,他甚至不惜爬上柳府的墙头。

     这墙头一爬,自然是又惹来了无数的非议。

     想他堂堂的一个爵爷,居然去攀爬人家姑娘家的墙头,这岂不是惹人笑话?从而,许多人也就知道了他对柳如烟的非份之想,于是,许多人在笑话他不相量力的同时,还暗暗下定了决心,准备要给他好看的。

     结果,就在这一天,当萧晋再度爬上了柳府的墙头的时候,一块砖头突然从巷子里的另一端毫无症兆地飞过来,“好巧不巧”地正好砸在了他的脑袋上,于是,他当场就被砸晕过去了,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的灵魂早已经是换成了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的萧凡了。

     不过,这一点,刚刚穿越过来的萧凡其实是不大清楚的,在这几天的时间里,他要消化、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实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,所以,其他的一些无关的小细节,他自然也就无暇理会了。

     这不,在这几天的时间里,他虽然已经慢慢消化、接受了自己已经是穿越了的事实,可是,却仍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所以,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,他几乎是哪里都没有去过的,只剩上坐在自己的院子里无语望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