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 品茶烈酒论英豪
    每到下午的时光,长乐宫总是忙碌的,酒鬼李龙虎来到长乐宫的时候,刚好看到了凡心公子站在门口,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一样。

     酒鬼走到凡心公子旁边,看着他今日的这身打扮,总感觉老天对他太好了,长着一张比女子更加抚媚的脸庞加上那洁白的皮肤,让他在此时显得格外的俊美。

     一袭红衣,手执白扇,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,凡心也看到了酒鬼,挥挥手让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 “今日你不用做事,等下陪我去一趟城外”凡心说道,李龙虎点点头,没有问去哪,不该问的不能问,这是他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看重的原因。

     两人在门口等着,李龙虎四处观看,以为还有什么人来,直到许久之后凡心才开口说可以出发了。

     “戒心小和尚呢?”酒鬼问道。

     凡心摇摇头,道:“小和尚自然是要在早晨做禅修,风花雪月的事情我们大男人去就可以了,他一个小和尚去了还得了,不坏了清修,我可不敢得罪他身后那位快成佛的人”

     李龙虎心中大骇,凡心公子可是第二次说那个要成佛的人了,对于佛家一脉,李龙虎多少知道一点,均以达到般若佛祖那样的境界为目标而修行,不管凡尘杂事。

     一人一马,两人两马,一马灰白鬃毛甚至狂野,看起来是一匹良驹,凡心则是走到旁边那匹瘦骨嶙峋的马匹上,转过头看着李龙虎说道:“走吧,想来他们已经出发了,这次带你去看看这大永王朝内能够一言通天的富家子弟”

     酒鬼点点头,双腿一蹬,两匹马极速而行对着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 一路上不知道越过多少山丘和水地,才看到了一栋高大的山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 “那里就是绝壁天涯,也是一道天择,阻挡了山那边的无数彪悍北骑,也护住了这大好河山”凡心手执马鞭指着绝壁天涯说道。

     酒鬼一愣,怎么走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 抬起头,此刻已经倒下黄昏了。

     夕阳西下,粘稠的彤云翻滚于天际,血红色的云彩染红了半边天空,倒映在一处连绵山脉中。

     崇山峻岭,群山莽莽,险峻峰崖耸立入云端,层层白烟在山峰之上浮荡,遮掩住悬崖之上的场景,彩霞的光芒折射在云彩之中,让下方山脉处在一种血色与金色共存的世界。

     两人继续前行,最后在群山之中停下,拴好马匹,直径对着绝壁天涯而去,看着群山起伏不平,树木苍盛,山中虫鸟鸣叫,一片世外桃源景象,心生清凉之气,很是欢喜,山中奇异花草肆意丛生,花香飘散于天地间,炊烟枭枭让人忍不住去追寻烟云来源之地,在每一个山峰之下都会有着很多奇特的花草,可有一个屹立在群峰之中的一个悬崖,四处都是光秃秃的。

     这栋高达万丈的悬崖,就是绝壁天涯,从远方望去,绝壁天涯的天涯线很是惊艳。

     垂直而下的天涯线光滑如镜,宛若被人用利剑由上方一剑劈下,将原本的悬崖硬生生的一分而二。

     光滑的天涯线最下方有一个白色阶梯,一个个的阶梯围绕着绝壁天涯而上,呈宛转形状,每一个白色阶梯都被安插在悬崖之中,让人惊奇这些白色阶梯是怎么样安插进去的,伴随着黑流涌动,白色阶梯更加显眼,特别是在黄昏时期,天空渐渐的暗了下来,在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绝壁天涯白色阶梯散发而出的白色柔光。

     在悬崖之下,有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石碑,青苔蔓延,黑白间的光点在石碑之上引人注目,右上角早已经破碎断了一角,在石碑中,刻着四个笔锋犀利摄人心魄的大字。

     绝壁天涯。

     “这绝壁天涯莫非就是每十年一次皇帝来此祭天的祭坛”李龙虎问道凡心公子,对于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感觉是那么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不说那怎么安插进的白玉石阶梯,单单是这鬼斧神工的人工雕刻就那么的让人惊奇。

     凡心呵呵一笑,点头道:“你别惊讶,等你到了上方你才知道什么叫做惊讶”

     听见他这样说,李龙虎更加好奇了,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凡心公子说这样的话语,不禁有点期待。

     白玉石阶梯很光滑,每一个石阶上都雕刻着一种奇怪的东西,李龙虎不禁感叹大永那些雕刻者真是聪明,居然能把一些动物雕刻成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之物。

     很快,就来到了山顶,一个巨大的广场呈现在两人眼前,还有一八角凉亭,凉亭之中,此时有一位白发老人坐在中间缓慢倒茶,看到凡心酒鬼两人来到,眉头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 “酒鬼,这位就是这绝壁天涯的造化者花木马老人”凡心直接走到老人对面说道,一点也不客气的端起一杯茶直接喝了一口,李龙虎走过去,对着老人喂喂弯身,能够把此地雕刻成这样的人,确实值得敬佩。

     “坐”花木马老人面色严肃,不言苟笑,一看就是上位者的面貌,李龙虎走到凡心旁边,老人递过来一杯茶道:“他们还没有来,品茶”

     酒鬼惶恐,急忙站起来接茶,然后坐下慢慢饮茶。

     “你这样喝茶简直暴殄天物”花木马老人看着凡心公子喝一杯又一杯,顿时嘲讽道。

     “茶有三千,难道每一种都要慢慢品尝吗?那不累死,本公子喝茶向来豪爽,不拘小节”凡心一愣,摇摇头回应道,右手又端起茶杯了。

     花木马哑言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 李龙虎倒是对四周很是惊讶,环顾一圈后,低下头喃喃道:“青龙在前护天庭,白虎随后立四方,左上朱雀鸣天地,右下玄武顶诛盘”

     八角凉亭中四方位上各摆放着一尊青龙白虎玄武朱雀,故此李龙虎才会这样感慨道。

     “哦,你懂四方玄位八方风水吗?”花木马老人听到李龙虎的喃喃声。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不懂”李龙虎摇摇头回答道,只是以前接触过,确实不懂。

     “那你观察一下吧,然后告诉我你的想法”花木马老人言语间有点狡黠,急忙说道,李龙虎点点头站起身开始观察。

     直接对着青龙木雕而去,准备仔细观察这青龙的形态。

     古有“三分神似,七分形似”之说,一件成功的形态雕,需要有最基本的三分像,比喻一个人做事做人的态度和方法,七分形似则在表达出一个人的功底深厚,正如这话,想要行内博得成绩,用这句话来考验就可以,这也是为什么宫廷中那些专门雕刻的人都是很富有的,而且也被人器重。

     皇宫中要大气彰显帝王的地位,群臣家中更有此番浮雕等物,寓意升官之道,而寻常百姓也想家中有此番雕物,只可惜请不起真正的大师。

     青龙盘于巨大的凉亭上方一块巨大的紫檀木上,单爪成脚立,龙尾拖地,龙身盘三圈,龙头傲首望,双眼现双红,长须夹龙珠,寓意青龙三圈立祥地,龙头傲天不败,眼现双红瞳怒,双须卷珠护子嗣。

     一般龙型都是盘着或者卷起来的,而眼前的青龙则是龙爪成脚立地像人一样,龙珠为子孙,青龙比人,红瞳怒护子孙。

     “不管那个朝代,帝王都以龙位尊,以子孙为龙孙之谓,眼前这龙好比我们的父母”李龙虎喃喃道,被眼前这尊青龙震撼住了。

     看完这一尊青龙护子,又开始观察其余的,没有在说话,也没有感叹和震撼。

     又看着白虎,白虎诸如寻常,四脚苍劲硕大有力,不过其中有一只脚,居然是拐的,这让李龙虎有点奇怪,为什么一个很完美的白虎居然会成这样的形态。

     “人无完人,白虎为兽王,战斗捕猎是寻常之事,受伤也不一定,神似能够塑造成这样让人感叹白虎之威,流线很完美,毛絮等形小的东西才是最难的,而这个执刀人,手腕和刀法都很强大”凡心公子在酒鬼身边不禁感叹道,酒鬼转过头,就看到了一张白净的侧脸。

     “很不错,比我家的还差一点”凡心呵呵一笑,旁边的花木马大师瞪大眼睛瞪着他,却没有说话,这让李龙虎更加明白凡心的背景不简单。

     朱雀,和凤凰一样,有涅槃之意,眼前的朱雀双脚比例不一样,脚很长,爪子也很大,特别是后方的尾巴和两翅,伸张的时候可不好雕刻。

     “难怪称之为大师”

     花木马老人既然能够把眼前的雕成这样,不愧于大师二字。

     民间三百行,行行出状元,雕刻这一行是个冷门行业,不是谁都能够成为大师的,从最初的学徒到师傅都需要很长时间,短的七八年,多的一二十年才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师傅,至于大师,不但需要时间的沉淀,更加需要炉火纯青的手法。

     每一种势态形物都逃不过雕,刻,塑三种创造方法,用各种可塑,可雕、可刻的软硬质材料,创出一种让人震撼的势态东西。

     通过减少可雕性物质材料,塑则通过堆增可塑物质性材料来达到艺术创造的目的雕刻,能够反映出世态上的一些人事。

     想到这,李龙虎忍不住的偷偷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位老人,其貌不扬,但是能够刻出这种青龙护孙,白虎立地震四方,朱雀飞扬九鸣天,还有另外一旁玄武,足以说明他的功夫很深。

     这需要几十年熏陶出来的功夫。

     谓之:年少徒,年中师,年惑大师。

     “这位花木马老人是宫廷内御用的雕刻师,但也是北荒城千战将军李乾坤的部下”凡心偷偷说道。

     李龙虎更加惊讶,眼前这人居然还是一位大有来头的人物。

     “看上去不像”李龙虎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 凡心笑而不语,这时花木马老人才缓缓开口道:“大永成立后,将军远走北荒抵挡余下想要推翻皇朝的人,而这些年间,百姓安乐,皇朝平稳,跟随将军的许多人与我一样,放下屠刀,随意找一处山头,整日祭拜我等刀下亡魂,整日修行养性,也算是另一种修身了”

     李龙虎看了看两人,不知道花木马老人为何这样和自己说,而凡心公子为何带自己来这里。

     “今日叫凡心来此,是因为皇宫内传出消息公主出逃了。”花木马面色严肃道。

     李龙虎叹息,只是因为这些年国家安定,没有战事,而今却因为公主出逃还要让他们这等人出山,身上曾经杀出来的气势陡然上升,这是金戈铁马踏过的威望。

     “公主不是即将大婚了吗?怎么还出逃”李龙虎问道。

     这个事情在几年前就贴出了通告,举国沸腾那时候,可是现在快要到大婚之时公主居然出逃了,真是一门奇事。

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一道闪电落下惊住了几人,就看到哗啦啦的大雨像是倾泻而落的银河落个不停,而远方,站着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 这个女人就是一惊凤凰,李龙虎皱起眉头,她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 雨越下越大,山顶只能看到蒙绒的山峰下面。

     “此番场景,诸位,怎可少了好酒”一惊凤凰举起两壶酒说道。

     一览众山小,怎么能少了火热的酒下肚。

     酒鬼看着一惊凤凰递给自己的酒壶,对着喉咙就灌了起来,咕噜咕噜的声音让凡心舔舔嘴角,急忙大喊“悠着点,别喝光了”

     “喝光了也没事,这里有上好的花雕“远方哈哈大笑声传过来,几人转过头,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红袍男子上来,手中提着香气四溢的成年花雕。

     “好酒,酒醒人自醉,天下人醒我独醉,酒鬼天下间唯有你而已”一惊凤凰对着李龙虎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好一句酒醒人自醉,一惊凤凰,三年不见,你还是一样,把神秘之身给做的风生水起,当年你救了我,我不胜感激,可是我们却有仇,天大的仇恨,你说我该不该报“男子看着一惊凤凰说道,酒鬼李龙虎眯着眼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。

     “白人杰,你想杀我报仇。然后呢。自杀报恩吗,为何不先报恩。然后报仇“一惊凤凰冷声笑道。

     白人杰双戬指向一惊凤凰,怒目看着她,嘴角勾起一个冷笑,先报恩自杀,然后在报仇,怎么报。

     “三年之约,如今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,一惊凤凰,我白人杰谢你当年救命之恩,可深海血仇不可不报”白人杰怒目如金刚,冷喝道。

     “一战而已”酒鬼李龙虎翻动眼皮,沉声道。

     气息,瞬息间变冷了,凡心公子和花木马老人两人盘腿而坐,一人喝酒潇洒,一人喝茶自在。

     一惊凤凰看着李龙虎道:“这份担当,不愧是我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 “白人杰,左相嫡子,可称人杰,一身武艺很高,而一惊凤凰,波澜不惊,甚是清闲,也算是巾帼之辈,而那人”花木马老人喃喃道,看着酒鬼,眼神闪烁,对于他的作风他很欣赏,自己的女人有难自己解决,可是盲目出头恐怕是找死。

     “呵呵,品茶,烈酒,论英豪,这雨下得好,这一战,肯定惊艳”凡心公子哈哈大笑,举起酒壶,哗啦啦的倒进喉咙,浑身发烫让他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 “好一句品茶烈酒论英豪,不知白人杰和眼前这人一战会是多么的精彩,期待期待”花木马老人连连点头道。

     而雨中,酒鬼李龙虎和白人杰均是不动,任谁先出手,都有可能触发一战。

     一惊凤凰白衣站旁,冷眼观看,手中三只飞针在手指上。

     “既然你是她的男人,那么我就杀了你,那我和她的仇恨也就化解了”白人杰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风声呼啸,两道影子滑动消失不见,而远方的几人,也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 大战,一触即发。